英雄榜

发表时间:2018-02-02  图文:图文/一鸽文创 取材自/http://www.leelichung.com/cv.html  浏览人次: 544

当代艺术家-李立中LICHUNG LEE【时代名鸽84期】

 

创作是为了走回内心的一条路,而路的终点就是家


李立中小档案

        李立中,生于1980年,台南人。曾在台北从事杂志美术编辑工作,现定居台南。近年来热衷台湾庶民文化的情感细节与流动,惯用摄影影像及跨媒材应用呈现当今世代的深层样貌和生活状态,也迷恋赛鸽归巢本能,欲透过赛鸽文化研究,对归属、宿命、后全球化的处境等议题,建构自我对话的路径。



▲我只想要回家 I just want to go home,2015
摄影、雷射打印、影印纸
Photography, Laser printing, Copying paper


        坐在我对面的是当代艺术家李立中,气质与普通的大学生并无太大落差,很难将眼前这位打扮时髦、笑容带点羞涩的年轻艺术家与台湾传统赛鸽文化做连结。


找到自我创作的价值

想先问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离开台北的工作回到家乡重回创作这条路?
他低头稍微思索了一下说:「在我18岁的时候便只身来到台北读书,毕业之后进而留在这座城市工作,当时我是在VOGUE担任杂志美编,每天除了工作毫无生活可言,在这个没有生活的环境里更让我感受到城市的疏离感,犹如一个活在台北的局外人。」一直到2012年才开始去思考创作的意义是什么,渐渐的我发现创作不仅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是找到一个归属的触动。



正是这样的感知让李立中回到台南家乡,
下定决心做个创作人而不是工作人。
他笑说:「其实你会发现我在台北与后来回到台南,
这前后我的作品创作质量是很不相比的,
我想要的不是做出大家想看的文化创作,我想做的是自己眼中的文化创作。」

赛鸽是作品的脉络

问:通常你的创作灵感是取自何处呢?
李:一个创作者的作品通常与其本身的生活经验是息息相关的,而身为一个北漂族长年离家,难免会有突如其来的彷徨,导致我对于归属这个题材异常敏感,对家的概念有莫名的想象,而说到鸽子完全不能忽略,他们有一个令我非常着迷的特性,那就是归巢,这种本能好像是驱使我创作的动力。

问:但是你又是如何接触到赛鸽的?
李:你知道吗?其实我的原生家庭是没有养鸽的,但我会对赛鸽文化感到这么有情感其实是我们家附近很多邻居在养鸽,台湾赛鸽是一种很亲人的文化,尤其在我们乡下,从随处可见的鸽舍以及成群训飞的鸽子,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就赤裸裸的存在生活中,但同时社会上还是对于赛鸽有许多细碎的耳语,这样的冲突让赛鸽文化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产生一种不说破的暧昧感,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吸引人。

「我现在自己有在养鸽,因为我想要将养鸽与创作画上等号」

他笑着说,如果我想要将赛鸽当成作品的脉络,那势必将鸽子融入我的生命历程中变成不可切割也不能切割的一环。

问:
那现阶段与未来又有什么创作想法?
李:近几年我会试着着重在处理与鸽子的情感交流,或许未来几年也会关注赛鸽的社会议题,但赛鸽的社会议题太复杂也牵扯许多层面,现阶段对于鸽子的创作还是以情感面作为切入点,这也算是对于自我的一种寄情与探索。


▲我看不见 Blind,2016
鸟笼、黑布、不见的鸽子
Bird cage, Black cloth, but No pigeons

        聊到这边我们不免好奇,在创作以前从未与鸽子接触的李立中又是如何养鸽训鸽进而处理与鸽子的情感交流。

李立中想了想缓缓地说:
以我的一些作品来说,我有一件作品叫做《鸽子》,听起来很宏伟气派,但他其实是我用色铅笔在不同的笔记本上描绘出来的,每个笔记本上的鸽子都是我曾经养过的鸽子,上面除了素描之外也有简单的文字纪录,用几行字记录着他们的生命,这件作品就是最直接的情感表达,是生命最赤裸的展现,加上我当时在创作这件作品时,适逢我母亲过世,那段期间我每日要回老家陪父亲吃饭,父亲虽然从来不知道我在干嘛,我们也几乎不说话,但在互相陪伴的那段时间里,父亲看着电视而我则一笔一画的将这样的情绪累积起来,所以当我看到这件作品,除了想到我一只只与众不同的鸽子之外,也会让我联想到这段与父亲沉默的沟通。



在访谈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李立中
对于命定的议题很感兴趣,
命定可以很主观也可以很客观,
而李立中又是如何将如此抽象的概念化成视觉艺术展现出来的呢?

所谓命定的他者,是人还是鸽?

李:我将鸽子视为命定的他者,不仅鸽子,我们人也都是命定的,将鸽子转化为人是一种很贴切的表现方式,你会看到我很喜欢利用鸽子的脚环作为创作素材,脚环犹如人的身份证字号,是身分的意象,他可以呈现出生命的注定,但是鸽子与人最大的不同即在于,他有一种无法操之在己的主导权,你会看到每个生命虽不同但历程却相似的过程,脚环的系列在视觉表现上是比较直接的,他可以用颜色以及形式上的转化,将生命严肃的议题作一个包装。

问:那你相信自己的生命是命定的吗?
李:当然,我认为生命的历程中什么都是注定,包括你的所思所想,作的任何决定以及会遇到的任何人,举个例子来说,我相信离开台北回到家乡也是一种注定,如果我还待在台北,创作不会这么多元,也不会认识到台南许多从事当代艺术的朋友,从中延伸出不同形式的作品,还有我很庆幸的一点是遇到我的老婆,因为我认为,在台湾一个女人愿意全心的支持另一伴从事艺术创作是很伟大的事情, 她支持我做自己想要的创造,因为她相信我,知道她负担很大我为此非常的感恩有她存在我的命定中。



李立中的作品表达了什么?
其实表达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
你看见了什么,
在访谈中跟着李立中的缓缓道来,
我们看见了真心难得、
了解了生命之轻、
听闻了宿命议题,以及最重要的是
走回内心的一条路,
对于李立中来说路的终点不过是种归属感,
而你的终点又想往哪走呢?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