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榜

发表时间:2013-01-16  图文:时代名鸽 翻译◎杜子倩  浏览人次: 1929

2012比利时蒙托邦全国冠军-乔斯‧凡奥恩【时代名鸽54期】

 一个全是超级赛鸽的周末

 
        蒙托邦全国大赛于6月23日清晨6点30分放飞,冠军鸽为来自安特卫普里布鲁海姆区的乔斯.凡奥恩。纪录显示其飞行时间为17小时14分,飞行距离为832公里,平均分速为每分钟1292.24公尺。银牌奖得主为来自弗兰芒-布拉班特省布吕瑟海姆的艾利克林博格鸽舍( 平均分速为每分钟1285.00公尺) 。紧接在后的是来自赫伦特Herent区的ROMMELAERE JORIS及Jeroen鸽舍 ( 平均分速为每分钟1278.44公尺) 。 

 
        全国冠军得主乔斯.凡奥恩其6个鸽笼里的其中五个鸽笼里的二岁公鸽都有令人激赏的表现。它们编号分别为1、12、83、197、238。在这之前,乔斯也赢得波城( Pau )的省赛,他三只鸽子中的二只分别名列第五及第四十五顺位。这可说是一个超级赛鸽的周末!艾伊斯.凡登普拉斯及葛斯顿.斯劳特( Alois Van den Plas & Gaston Slots)75岁的乔斯.凡奥恩在安特卫普地区被认为是相当杰出的长距离好手,即便他只有小小的鸽舍。乔斯自小在父母的农场里就是赛鸽爱好者。乔斯表示「父亲太忙以致没时间养鸽子,但我有这小小的期待,你知道的....就是成为鸽子守护者。当我们搬到布鲁海姆时,那里就有一个鸽舍,而那里不久前还有养鸽子。第一次我和鸽子玩起「爸爸与儿子」的游戏,我们生活在一起,从短距离到中距离嬉戏着且乐此不疲。我是个公交车司机,间接的我得知有关艾伊斯.凡登普拉斯( Alois Van den Plas)的消息,我们想如果要参加职业赛鸽运动,我们就必须要有鸽子。
 
一部分的鸽舍。左边的鸽舍里分成二个鳏夫鸽房间:左边有8只鳏夫鸽,右边有12只鳏夫鸽。这是为波城及蒙多邦比赛做准备。图中右边的鸽舍,其左边房间有12只一岁鸽子,右边约有二打年轻幼鸽。
 
这古老的马厩是第二代及第三代幼鸽的住所。每到冬天所有的公鸽都会进入到那四个笼子中。这是一个宽敞且通风的鸽舍。
 
        因此我与其他同事换班,作为一个赛鸽爱好者,你可以很容易地在星期天早上班与星期天下午班互换,但也发生过鸽子在星期天下午才回来的事情,这时你仍只能去开公交车而不能去鸽舍。因此我只玩中距离,这样你有多点时间来照顾鸽子,换班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同事间的心态跟现今完全不同,在70年代末我获得我生平第一只艾伊斯.凡登普拉斯( AloisVan den Plas)赛鸽,如今,就如同我从他身上某处找到回条一样,我都会设法达到我想要的目标,如今我可以说,我所选择的鸽子,75%都是凡登普拉斯( Van den Plas)品种,而接下来你就必须要有点运气。
 
        在1997年,来自特恩浩(Turnhout)莱德市(Lede)的霍克史洛斯( Hok Slots)其一只幼鸽在飞行中遗失,他被葛斯顿(Gaston )寻获且安置,我将此幼鸽与凡登普拉斯( Van den Plas)鸽子配种,这也是我第一次进行配种工作,不幸的这花了多年的时间我才真正了解其中奥妙。我最好的鸽子来自此配种的后代子孙,严格说起来就是第二代及第三代。此外,我也成功的与弗朗西斯史特鲁夫( Francois Strayf) 保罗维兹PaulVets、史丹特洛伊(Stan Truyts) 史丹丹尼斯Stan Denisse及来自希华( Hever)的刘易斯范德维尔( louis vandeweyer) 等名鸽进行配种。之后我仍然从葛斯顿.斯劳特 Gaston Slots那取得鸽子。可以说这过去10年打下我未来发展的基础。 
 

对于使用遮眼罩 我还需要多了解
 
        乔斯正逐步减少配种工作。因此在今年,他只繁殖了八对,其鸽舍总计有25只成鸽,18只有一定年纪的鳏夫鸽及之前所拥有的24只鸽子,再加上15只来自第二及第三代的幼鸽。「我必须减少工作量,有时候爬楼梯时,我必须中途坐下来喘口气,我应避免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从一月开始,我将种鸽和12只一岁大的鸽子进行配对,我在一岁大鸽子的鸽巢里面进行配种,我让他们自行选择对象,而我最好鸽子的兄弟姐妹就会由此诞生。其他鳏夫鸽只在四月十日配种,可能进行为期五天的繁殖,而鸽巢里的一岁鸽则同时进行第二次交配。
 
        自从我有一些配对后,我每年都会替鸽子更换伴侣。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当然我也对鸽子们并不会照规矩来这点了然于心。例如,如果鸽子遇上严冬很难生存,我会直接将其舍弃,试着协助他们过冬并没有任何帮助。在配种方面,我会试着从原有的繁殖配对鸽子间进行,这过程中有些鸽子就会把握住机会。如果他们有柔软的羽翼,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半。关于使用遮眼罩,我仍需要更多的了解...,我是指:很多事情,人们都想得太多了....。我会在四月十日进行配种,接下来五天他们将进行繁殖。这让我有机会从他们身上学习,而如果天气太差了,就延期到十四天之后于努瓦永(Noyon)进行。我自己则先行前往德佛尔(Duffel)(15公里)及维尔福德(Vilvoorde)(30公里)。如果我有事情在忙,我会让他们自己单飞,不然就让他们跟着鸽群一起飞。
 
        平常他们飞两趟到魁夫兰(QUIEVRAIN)(108公里),然后到努瓦永(Noyon)。如果我让他们飞三趟到魁夫兰(QUIEVRAIN),则让他们在努瓦永(Noyon)休息,然后直接作中距离的飞翔练习。今年我的幼鸽也因为恶劣的天气而没飞到努瓦永(Noyon)。今年五月,鸽子们分别参加威尔森(Vierzon)及波至(Bourges)的比赛,然后各自组队。天气在此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我并没有固定的模式,这是从在利蒙治(Limoges)的比赛开始,过去我也会计时,但这对结果完全没帮助。对我们这些长距离比赛的爱好者而言,如果让其他人先飞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2012比利时蒙托邦全国冠军 6082156/10 "Montauban"  
  

他们吃的并不完全相同
 
        「早上若我已起床,我会先放飞种鸽,这时大约为早上6:30,我没法更早进行放飞。到五月中旬,我会先喝杯咖啡后再开始训练鸽子。第三季除外,在第一季时主要让鸽子自由飞翔,他们可能里里外外都飞来飞去。这对激励鸽子有很好的帮助,但无法持续太久。当我的鸽巢有空位而其他鸽子还待在屋内时,就知道待在屋内的鸽子训练时间太短了。如果他们飞回来,就表示天气没问题。因为我认为鸽子们想念彼此。傍晚5:00左右它们再次在外放飞,如果天气很温暖,我会让他们晚点飞,延后的时间大约在晚上8:00之后,这样温度不至于太高,隔日一早他们会提早进行飞行旅程。事实上,对长距离选手而言,这是相当平常的事情。早上我只喂食小种子: 数量为一手的量喂食三只种鸽,之后我就在鸽箱内喂食。我是从葛斯顿史洛斯(Gaston Slots)那学到的。傍晚,我会在共食的食物槽中,放置一般的综合种子来喂食,这综合食物会依繁殖或换羽的目的来调整混和内容。剩下的食物我会拿走去喂食鸽舍的其他鸽子。鸽子吃的东西不是全都一样,这不只适用于鳏夫鸽,也适用于种鸽。对于种鸽,我在鸽巢中放了一个小罐子,会这样安排一个小罐子是因为我会时常替换那小罐子来喂食,这是由于不是所有鸽子都在同时间离巢。
 
▲在这温室的左边是寡母鸽而右边是一打鳏夫鸽。这鸽舍的隔热性很好,不会像一般温室那样闷热。
 
水克菲尔(Waterkefir)
 
        当章节讨论到副产品时,就不能不说水克菲尔。Jos: 我们自己也喝自己准备的水克菲尔,剩下的则留给鸽子。这样鸽子一个礼拜内会有一至二次喝到水克菲尔。看看这一章节,里面的讯息都是有用的。我是你的话我会读那配方,在一个一公升的密封罐中放入三汤匙的克菲尔,100或200克的蔗糖,三颗干的无花果,及半颗带皮的柠檬,然后把罐子装满水。摇晃一下让蔗糖不会沉到底部。放在有阳光的地方,例如窗户边。克菲尔会快速增加,二氧化碳的含量也会日益增加。偶尔搅拌一下,在最少二天及最多三天后,克菲尔就准备完成。将罐内东西倒出进行过滤,将柠檬挤出汁来加入克菲尔液体中。我用一公升的水配上一杯盖的克菲尔液体来给鸽子饮用。每星期一次我会将羊奶粉加入鸽子食物中,那羊奶粉我事先用接骨木糖浆搅拌过。在繁殖期我也这样做,这样他们也能得到足够的维他命。鸽子回到家后,我采用电解水来当鸽子的饮用水,也在地板上参入新的砂砾,鸽子也不会去啄食旧砂砾。在鸽子都返家后,我会准备茶来喝,我用满满一汤匙的蜂蜜加入七公升的水中,这是我的特制茶饮。
 
   
这些鸽巢箱子是乔斯从他已故的朋友来自梅尔赛莱(Melsele)的史塔夫马顿斯(Staf Martens) 那复制过来的。他可以瞬间被分成二部分,变化出不同位置,而这有助于增加鸽子的交配动机。
 

药物
 
        在赛期,我会花五或六天左右来治疗滴虫病,而接下来一个礼拜要至少有五天来治疗头部症状,在赛季期间这二种治疗每三个月就要进行一次,每次花半天的时间来进行。我把治疗方法及过程都清楚写下,确保不会忘记。若有重要飞行比赛需进行迁移或是需移动鸽巢时,在移动之前我也用Linco-Spectin来进行治疗。这个每年我会进行二次,第一次是针对蒙托邦比赛。在搬运到蒙托邦赛场的前八天,我带着鸽子粪便去找兽医,因为有轻微感染球虫病的鸽子也住在跟要参加蒙托邦及波城大赛的鸽子同一鸽舍里。我必须用一天的时间用Baycos来治疗。这一来一往已经超过八天的时间。为了确保健康无虞,我也让幼鸽及一岁鸽接种巴拉米哥病毒抗体。今年则都是在副伤寒病毒,但这种疫苗的接种我会每二年做一次,因为怕对鸽子有影响。因此在2011年我用伤风停(Parastop) 花了十天的时间来治疗这疾病。关于接种疫苗这件事,第一次我听从兽医的建议在接种疫苗三天前将拜有利(Baytril)加入饮用水中。我几乎忘了这件事。在赛季前我会用细沙清洗鸽子,在重要比赛的前一礼拜我也会这样做。
 
在寡母鸽鸽笼的四个角落,倒摆上塑料花盆,上面用条线绑着,此措施用来防止母鸽找同性鸽子为伴侣。
 
 
▲将新的砂砾丢在地上和原有的砂砾中混合,鸽子不会去选择旧的砂砾。 
 
利蒙治一岁鸽的第一次测试
 
        对于幼鸽我教导他们所有的指令,我有一个儿子在霍赫斯特拉滕工作,另一个在杜佛工作,我的幼鸽都在那二地训练。之后我让他们直接飞回魁夫兰(QUIEVRAIN)。目标是这些年轻的鸽子能够参加全国大赛。如果我有二十只鸽子,至少能有十五只参加波治(Bourges)大赛。但一个月后,我能有四只鸽子参加拉索特年(La Souter raine)大赛就很好了,这有点取决于幼鸽羽毛的状况。我已有许多不同的优秀老鸽,就是缺少幼鸽。我也喜欢柔软羽毛及充满活力的鸽子。他们就像蓄势待发的战士一样。所有事情都取决于你所处的位置。就如同必须让一岁鸽见识一下长距离比赛。
 
▲卡奥尔(Cahors),6189403/07
赢得二次卡奥尔(Cahors)省赛冠军(2009年及2010年),2011年波品纳(Perpignan)省赛第二名及今年波城省赛第一、全国第五的佳绩
 
        我希望一岁鸽能在利蒙治大赛中见习,即使没有得奖也没关系。因为它们能有机会参加纳奴邦(Narbonne)大赛。几年前我在利蒙治大赛有很好的收获,九只中有八只顺利完成赛事。我带同样的团队参加纳奴邦(Narbonne)大赛,却只有二只回来。这事你当然不会忘记。有些错误我绝不再让它发生。现在当他们参加利蒙治比赛就像是在家一样自在。去年我赢得利蒙治省赛第二、全国赛第16的佳绩。就如同第一次在蒙多邦大赛参赛获得全国第83 名那样感动。老鸽当然比较不会迷失,虽然还是很有可能发生。现在拿我的卡奥尔(Cahors),脚环号码 6189403/07来说,他已赢得二次卡奥尔(Cahors)省赛,去年拿到波品纳(Perpignan)省赛第二名。今年的利蒙治比赛他在晚上10点回到家,但在波治的比赛,他直接赢得第三个省赛的冠军,他在幼鸽时也没有赢得任何名次。卡奥尔(Cahors) 是优异种鸽凡登普拉斯(Vande Plas)和史洛特-加龙省(Slots)交配所生的小儿子。这就是乔斯.凡奥恩-一个长距离比赛爱好者的故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