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章

发表时间:2017-04-07  图文:专栏 / 安德烈‧鲁道夫 文章 / 耐久能 翻译 / 杜子倩  浏览人次: 1066

华而不实!传承优良血统【时代名鸽79期】

 好鸽子不用激励,坏鸽子你想怎么做悉听尊便,反正都没用

知识

        说自己不好的人,内心其实想听的是对方正面的响应。今天早上有人说:「我老了。」我回他:「但是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少十岁。」他很高兴。事实上,他根本不想说自己老,而是想听到别人肯定他的年轻。鸽主的心态并无两样。


路易斯‧伍特斯(Lou Wouters)


        我常听路易斯‧伍特斯说:「我根本不懂鸽子。」而且他是认真的。他不会因为你说他是最好的鸽主之一就变得开心。然而在我眼中,他是我所见过最好的小型鸽主,而且这么想的不是只有我一个。他说他不懂鸽子,也并非自谦之词。他能持鸽辨识极好、极美的鸽子。「但是,漂亮的鸽子很多,你得让牠们入笼,才能找出真正的好鸽。」他说。



▲路易斯‧ 伍特斯, 摄于安特卫普省的格拉芬威索(’s-Gravenwezel)。

小型鸽主

        伍特斯不是爱吹嘘的人,他鸽舍中只有少量鸽子。他向来拣选严格,鸽子表现不好就淘汰。多年以前,我曾对他哭诉,我有一半的冬出幼鸽不是被高压电电死就是飞失了。当时他自己只有二十五只鸽子,他的回答言简意赅:「你该在乎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如果你以三十只鸽子无法成功,那六十只也不会成功。」我终身牢记这一番话,也将它运用在我的鸽舍上。


        伍特斯生前最后几年大多让一小笼四只鸽子入笼。他笑称他老到提不动两笼鸽子了。有一回,我知道他入笼三只鸽子:一只老鸽、一只一岁鸽和一只幼鸽。而他总在每一个组别取得最高奖金。


        他过世时,鸽舍中共有十八只鸽子。他的妻子莉萨认为众人对牠们过度感兴趣,她不想要鸽中介商上门或打电话去,所以请我将鸽子带走。




为何能够大获成功?

        伍特斯洞悉赛鸽运动,对持鸽观察很在行。他对自家鸽种知之甚详。只要他将一只冬出幼鸽拿去育种,通常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但在别人的鸽舍里,他嘴下就毫不留情。给他鉴鸽的鸽主经常大受打击。有一回,我听到他说:「如果漂亮的鸽子就算好鸽,那我根本没有坏鸽。」


        过多鸽子对他是禁忌。我常常看到他鸽舍里的十二个巢箱中只住着四至六只鸽子。他以老鸽行鳏鸽制,以幼鸽行拉门法。而因应全国赛,他通常有几只在巢雏鸽。他不相信额外的激励。「好鸽子不用激励,坏鸽子你想怎么做悉听尊便,反正都没用。」这是他的理念。


医疗


        伍特斯不是傻瓜,不过他对维他命、微量元素、保健品和抗生素等等还真是一无所知。经常有鸽主去拜访他,希望从他那里引进新血,加强自己鸽舍实力。但是他们所获不多,因为伍特斯只有几对种鸽。他也几乎不带鸽子看兽医。曾经有人想以一个好价钱从他那里买一只幼鸽,所以带防治毛滴虫的Ridzol-S给他并教他如何使用,他还打电话问我这药是否安全。他对医药完全外行,但是他抱持开放态度。


        如果鸽粪不够硬实,或是他对鸽子的状况有疑虑,他就给鸽子喝「酸奶」。他也不排斥给鸽子茶和大蒜。当时,我们还能在药房里买到疫苗,我曾帮他的鸽子注射疫苗。我们是好朋友。有一天,他告诉我,他淘汰了两只翅膀染病的鸽子。我不必多费唇舌就获得他同意拿鸽粪去化验。他对此抱持开放态度,但是他说他自己绝不会主动这么做,除非鸽子大量死亡。


        他对翅膀疾病并不陌生,也听过副伤寒症,却没想到瘸腿或翅膀下垂和副伤寒症有关。最后检验结果出来了:副伤寒症。他做治疗,喷药,去除有染病疑虑的鸽子,问题便解决了。往后几年,他都用「Altabactine」做预病治疗。




思考

        我不时思考着鸽子表现的优劣以及赛鸽运动的过去和现况,于是写下了这篇文章。赛鸽在各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特别在医疗方面。五十年前,你得拿着放大镜去找对鸽子有点了解的兽医。现在则有满坑满谷的专业鸽医师。这让身为鸽主的我们十分开心。


        今天,不少鸽主对药品和医疗方式有一定的了解。然而,许多鸽主自以为是,滔滔不绝地谈论着每一种谷类、蛋白质、保健品、药品的特性,却拿不出科学依据。我觉得这些人把赛鸽弄得太困难、复杂了。难道不能像过去一样,有健康的好鸽,每年去兽医那里检查一下,接种必要的疫苗就行了?


        我深信这依然是可行的,而且绝对要舍弃过多不必要的食品及药品。如此一来,鸽主的开销也会大幅减低。



▲5阿连栋的約翰遜兄弟从没提起药物和其他医疗协助,你却也没有见过比他们更强的短距离赛手。鸽子必须健康才能表现出色。我们的兽医这么认为。健康是一个重点,但是还有其他因素,例如,鸽子的质量。喜欢迅速归巢的鸽种,你必须让它传承下去。

结论

        再以約翰遜兄弟为例。我童年时曾去过他们家,所以我不是道听涂说。他们从没提起药物和其他医疗协助,你却也没有见过比他们更强的短距离赛手。鸽子必须健康才能表现出色。我们的兽医这么认为。健康是一个重点,但是还有其他因素,例如,鸽子的质量。喜欢迅速归巢的鸽种,你必须让它传承下去。


        我不相信饮水和谷物是决定性因素。完全不用药、不接种疫苗,我也不赞同。然而,过度用药也是不对的。最好的方式是行中庸之道。


        假如像路易斯‧伍特斯和約翰遜兄弟活在今天,他们仍然会出类拔萃。他们不需要医学知识。他们以好鸽子参赛,悉心照料并严格拣选鸽子,必要时加上一点医疗协助。仅此而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