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章

发表时间:2017-07-28  图文:专栏 / 亚克‧诺恩(Jaak Nouwen)文章 / 耐久能翻译 / 杜子倩  浏览人次: 572

让鸽子对猛禽保持警觉【时代名鸽81期】

大自然中的平衡

        我的童年是在田野、树林中度过。我们在小溪中钓鱼、游泳、喝水解渴。毁坏人类食物的动物和昆虫是我们的敌人,就连蚂蚁我们也手下不留情。我和朋友们会用棍子敲打树林或灌木中的蚁窝,然后开始比赛。我们先脱光衣服,当然宽裤管的短裤除外,那时我们还不知道甚么叫内裤。蚂蚁从我们光着的脚丫沿着小腿大腿爬进裤管里,接着爬过臀部、鼠蹊、腹部、肚脐及胸部,最后爬到耳朵和鼻子。在蚁窝中待最久的人,就是胜利者。时间依数字来计算。裁判总是大声且慢慢平均地数时间。



        农夫们鼓励我们去偷喜鹊、乌鸦和其他猛禽等有害鸟类的蛋。我总是自告奋勇地爬到最高那几棵树的顶端。偷到无害鸟类的蛋会被重罚。

        我们学会制作陷阱、捕兽夹和捕兽笼来捕捉野猫、貂、鼬、雀鹰等有害动物。

        当时,大自然中的生态平衡,到处可见色彩斑斓的鸟儿们快乐的歌唱。真是今非昔比啊!如今几乎没有歌声婉转的小鸟了,野猪摧毁了农作物,成群的黑乌鸦攻击田地。猛禽受到过度保护。每年春天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雀鹰如迅雷般冲入我的花园攫走小鸟或将牠们的巢掠夺一空。



        最近几年,几乎所有的鸽主都在抱怨猛禽过多。然而,全国性鸽会的主事者却拒绝向政府提出抗议。自然保护协会对于能将猛禽放生大为骄傲,但他们同时却又繁殖上千只老鼠供猛禽食用。这根本是对大自然的双倍破坏。

        多年以来,我总有心理准备猛禽会在秋冬时期攫走我三、四只鸽子,可是今年我的二十九只鸽子中却有九只被抓走。



        为什么我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呢?「每天外飞半小时至四十五分钟」是我的基本原则,藉此让鸽子不必用药就能保持健康并抵抗头疾侵袭。

        我和妻子每个月都去哈塞尔和鲁汶的监狱探视一个犯人,连续五年,一直到他过世为止。我觉得被关起来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我当时就决定不再将鸽子整天关在鸽舍。



        我也认为长距离鸽必须学习对猛禽保持警觉,尤其在长距离比赛。

        遭雀鹰抓走的九只鸽子全是经验不足的夏出幼鸽。现在,我在每天放飞鸽子时会更加小心。

十加十加十

        如果想做的事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就会带来压力。因此我会考虑自己的年纪、健康、家庭及车子的大小。几年以来,我在鸽舍一直遵循「十」的准则:十只公鸽、十只母鸽和十只幼鸽。以十只为单位的三个小组非常理想。如果我的鸽子数量超过三十只,我会看看要将哪(几)只鸽子吃掉或淘汰。赛季结束之后,我会做拣选,慢慢将鸽数减至二十只,也就是十只公鸽和十只母鸽。别的鸽主认为这样太少了,不过我还没碰过比我更享受赛鸽乐趣的人。比我入笼更少鸽子的鸽主所在多有。我认为让鸽子为所欲为很不可取。



日常的照料

        由于我的原则是一切从简,而且我的鸽子不多,所以我在鸽舍的工作不太忙,反倒更像是一种纾压。我自幼和动物一起长大,猪、山羊、兔子、鸡等等都是我的朋友。在牠们被宰杀或卖掉之前,我和我的兄弟们会好好宠溺牠们一番。在二战期间及战后的1940至1945年间,还是小孩子的我们已经乐于赚钱贴补我们这个有十一个小孩的矿工之家。事实上,我在树林中学到的比在小学里还要多。我现在也是将人性套用在我的鸽子上。照料鸽子不仅仅是清理和喂食,我还必须睁大眼睛,注意哪只鸽子不健康或不对劲,尤其又因为我不用药。对我来说,露天鸽笼就是我的鸽子医院。

        我进鸽舍时,如果有鸽子飞离自己的巢盆,我就用一根长一公尺半的竹棒敲牠。占据其他鸽盆的鸽子也得挨打。训练后没有立即进鸽舍的鸽子,一整天都要挨饿。简言之,你必须让每只鸽子知道牠有自己的地盘,而且得听话。



饮食与药品

        在2017年1月份的耐久能杂志中,杜夏特博士(Dr.Duchatel)谈到我的方法:「不投药,几乎每天供应蔬菜」。对他的文章,我总是津津有味地读个两遍以上。我经常在想,他对我不知作何感想,因为我时不时就写:「不看兽医,不投药,但要喂蔬菜」。身为专业学者的他,对我的观点给予肯定。他还特别说明了旱金莲和虾夷葱,我的鸽子最爱吃的两种植物。

        旱金莲和虾夷葱在冬天不生长,一直到三月底,我每天都只给鸽子吃一顿谷粒餐,而且在下午,早上只给牠们蔬菜:红萝卜丁和卷心菜叶。如果牠们不吃,我在下午就会对牠们说以前我对我的孩子说过的话:「不吃蔬菜,身体不会变强壮,也不是真的饿。」



从育种中心买来的短距离幼鸽

        我的十只新生力军特别受宠。我一一为牠们拍了独照,然后将照片分寄给我的孙子女们。牠们分别以我的孙子女们命名。我当然会让牠们参赛,我也为孙子女们组织了一个冠军锦标赛。我每星期以电邮告诉我的孙子女们赛鸽运动的美好和学问。当他们来看爷爷奶奶时,一定会很开心见到他们的小鸽子,也会高兴地将牠握在手里。他们也必定会说给朋友们听。我将幼鸽舍打造成训练鸽子听话的格局:喂食桌调整成一般桌子的高度,巢箱和喂食桌下方的空间则封住,这样我就可以轻易抓住鸽子,而不必弯下腰。听话的鸽子喜欢你去逗弄牠,我的饲料盆可以帮上忙。我觉得自己又变年轻些了,我的肌肉和骨头还结实得很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