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章

发表时间:2017-09-08  图文:专栏 / 安德烈‧鲁道夫(Andre Roodhooft)文章 / 耐久能翻译 / 杜子倩  浏览人次: 679

老种鸽回生术【时代名鸽82期】

        在之前一篇文章中,我提到冬季育种以失败收场。种鸽舍里的十几只鸽子,年龄介于九岁和十三岁之间。虽然明知道这么做不妥,但为了有几只早出幼鸽,我还是在十一月底进行育种。结果,成效不彰,除了少数例外,多数的蛋都孵不出雏鸽。

        为了维持老鸽的生活节奏并精简母鸽的数量,我分配给每只老鸽一只其他种鸽生的雏鸽。第二轮育种的状况未见好转:只有少数雏鸽出生,种鸽们再度「易子而养」。目前,第三轮育种进行中,看起来有几个蛋颇有希望,不过绝对谈不上大丰收。

        做完第三轮育种之后,我会去除三次都生出正常受精蛋的公鸽。两对种鸽是唯二的例外,牠们除了生下好几只优秀的选手鸽之外,也分别生出了一只全国冠军鸽。我会让这两对种鸽在一起,一直到三月底。谁晓得结果会怎么样呢?值得注意的是一只很好的种鸽,也是鸽舍中最老的鸽子之一「Tom」,生于2004年。牠在第一轮育种生了一只雏鸽,第二轮育种的两个蛋也都孵出雏鸟。牠自己亲自哺育雏鸟。第三轮育种的蛋目前还无法判断。



早出幼鸽的数量少

        早出幼鸽长得很漂亮,握在手中的感觉很好,而且牠们十分健康。然而最近几年,我所培育的冬出幼鸽的数量却是最少的,只有四十八只。这当然是因为种鸽年纪大了,而且还有几只种鸽彼此争斗、打坏鸽巢的结果。

选手母鸽

        我已有好几年没以选手鸽做冬季育种了。无论鳏公鸽或选手母鸽都在十月中左右进露天鸽笼,直到三月二十日。牠们在四月一日配对。我不实行完全鳏鸽制。每只选手鸽都有一只不参赛的伴侣鸽。由于要参加全国赛,而且总会有几只鸽子误触高压电而亡,早出幼鸽的数量不足,所以我在一月二十七日将选手母鸽配种。

         我每年均以二十至二十五只母鸽出发,主要是一岁鸽。我会在母鸽一岁时依比赛结果严格拣选。牠们必须取得好成绩,以便在两岁时仍有当选手鸽的机会。在幼鸽、一岁鸽及两岁鸽时期均有优异表现的母鸽,即得以进入种鸽舍。今年,我以六只2015年生的母鸽开始,其他的则是在幼鸽赛有不俗表现的一岁鸽。



        配对和下蛋进行地非常顺利。我在写这篇文章时,第一批幼鸽已有十至十五天的鸽龄了。我已经取走几只母鸽并将牠们放回露天鸽笼,这样牠们就不会第二次下蛋。公鸽毫无困难地自行哺育雏鸽。四月初,当所有雏鸽断奶之后,我会将母鸽连同公鸽放入选手鸽舍,连续两天,最多三天。牠们认得牠们的伴侣及巢盆。配种期间,牠们尽情飞翔。关在露天鸽笼三个月的郁闷得以全然释放。如果天候允许,牠们可以尽快训飞几回,五月第一周就开始第一场中距离竞翔。

幼鸽

        幼鸽数量不多,但是牠们表现很好。由于禽流感的禁飞令,牠们无法经常外飞。目前,外飞禁令已经解除,一切回归正常。

        今天,三月二十三日,幼鸽首次连续飞行五十分钟,而且全数归返。至目前为止,误触高压电而亡的鸽数是六只,和过去几年相比,尚在可接受的范围内。一直到几天之前,我还将外飞的幼鸽分为两组,一组二十只。现在他们则是一起飞,不过牠们能隐约感觉高压电线在哪里。风大时,牠们就暂时留在鸽舍内,不过最大的危险是在牠们背后(猛禽)。

        目前种鸽的第二轮雏鸽已经断奶,选手母鸽们也快生下四十只左右雏鸽。种鸽的第三轮雏鸽向来也进入选手鸽舍。牠们还要训练和比赛。如此,我手边就一直有能用的幼鸽。



鸽主的正确心态

        几个星期前,我数着我的早出幼鸽,无法真正开心起来。路易斯‧伍特斯(Lou Wouters)的「如果你以三十只鸽子无法成功,那六十只也不会成功。」那番话令我不安。现在,选手母鸽和种鸽第三轮的幼鸽即将出生,我反复数了栖架好几次,还梦到鸽子的数量过多。事实上,真正的鸽主从来不会感到百分之百满足、安心的。鸽子及其所属的一切代表嗜好、运动和放松,但是些许压力在所难免,只要不过度、不至于让人夜里辗转反侧,便无伤大雅。正是如此才能让赛鸽之火持续燃烧下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