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章

发表时间:2017-10-06  图文:专栏 / 安德烈‧鲁道夫(Andre Roodhooft)文章 / 耐久能翻译 / 杜子倩  浏览人次: 764

严格拣选是夺冠指标【时代名鸽82期】

鸽子或血统?

        我已经赛鸽近六十年了。最初几年,我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然而,之后的五十年,我便站稳脚步,小有成就。我并不是自我吹嘘,事实上有许多鸽主的表现比我好太多,但我对自己很满意,毕竟半世纪都有超水平的表现,少有低潮,也不是人人能办到的。我始终坚信持续的严格拣选是成功的不二法门。当然,运气也很重要。这也是我将在本文中谈的:漂亮鸽子、好鸽、劣鸽以及我在评鉴鸽子时日渐生出的不确定感。



职业惯性

        可以说,我一辈子都在育种中心工作。在那个比利时还有十二万五千个鸽友的年代,种鸽舍里有五千五百对种鸽。我们订的脚环有四万只。此外,我们每年供应一岁鸽和五岁种鸽给《耐久能》杂志的读者。每只离开育种中心的鸽子,都是经由我的双手出去的。此外,我还负责每年一次的种鸽对拣选,以确保种鸽中心的长久营运。

        我不想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是鸽子的评鉴和配种,无论国内或国外皆然。

        这一切都在说明我一辈子经手了庞大数量的鸽子。说我当时一年手里捉过五万只鸽子,一点都不为过。每天持鸽评鉴,长期下来已成了自然反射动作。在种鸽中心,我无法在每只鸽子身上花超过两分钟的时间。只消看一眼,我就知道鸽子的平衡感、尾椎、质量、羽毛柔软度、翅膀、头和眼。若是发现哪里不对劲,这只鸽子就会被仔细检查,最常见的下场是惨遭淘汰。

        大家常谈到职业惯性,在我的鸽舍,严格拣选已经深入我的骨子里,如果断乳雏鸽在我手中的手感不佳,我不会给牠们机会。如果牠们留在鸽舍,我会觉得浑身不对劲。



疑虑

        现在要来讲重点了。我和诺尔‧德‧史黑马克(Noël DeScheemaecker)相处过很长的时间,聊了许多「鸽事」。我从没碰过像他这么懂鸽子、谈鸽子时这么神采飞扬、热情洋溢的人。

        对于当年刚进入育种中心、还是个年轻小伙子的我,他给我简洁清楚的准则,教我如何鉴鸽及做拣选。

        从他身上,我学到很多。然而,近几年来,我发现他对鸽子的不确定感逐渐增加。他不时说道:「我愈深入研究鸽子,愈觉得自己对鸽子懂得太少,甚至完全不懂。」当时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一个拥有丰富鸽子知识的人,竟然开始对自己之前的看法产生怀疑?现在我却渐渐懂了……。



评鉴

        只要我继续赛鸽,我就会一直严格拣选。在我的种鸽舍,我只接受持鸽时手感佳且百分之百得我欢心的鸽子。胸骨长或短、羽毛或眼睛的颜色,我不在乎。我喜欢线条漂亮、体型平衡的鸽子。牠们不可以有肿块,不过没有背肌的鸽子我是不考虑的。我无法评断肌肉,但我偏好胸骨周围有点紧实,而不是胸肌摸起来和一个空袋子没两样。

        简言之,身型平衡、羽毛柔软、尾端结实、排气性佳的翅膀和身体的比例理想,还要有强健的头部和闪耀着健康光泽的眼睛,这样的鸽子才是上品。我的雏鸽们一断乳,就有十分之一被我送进汤锅,包括健康但没有背肌以及过大或过小的雏鸽。今年的状况有点不同,我将在以下段落中详述。

谁的错?

        今天,多数的赛鸽交易都在网络上进行。全世界每个角落都有人出价,而且价格经常高得令人咋舌。最后的幸运买主会收到一只他从未看过或摸过的鸽子。没人能光靠持鸽看出一只鸽子好或坏,但是如果这只鸽子外型漂亮,血统好,牠是好鸽的机率就很大。不久之前,我去参加一个公开拍卖会。我将所有鸽子全放在手里看过,但并没有去看牠们的血统书。当中有很好的鸽子,却也有几只可以直接进厨房的鸽子。当我将其中一只劣鸽放回出售笼里时,艾力克‧林伯格(EricLimbourg)对我说:「用这种鸽子我甚么奖也拿不到,安德烈你呢?」我回答:「就算给我一千欧元,这只鸽子也休想进我的鸽舍。」几个小时之后,这只鸽子被拍卖售出。我现在说的可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只鸽子的卖出价超过一万欧元。

        林伯格坐在离我几公尺远之处,他对我摇头,露出完全无法理解的表情,而我也同样不解。拍卖会进行得顺利成功。还有几只我连煮来吃都懒的鸽子居然也拍出惊人高价,反倒是几只好鸽以平实价格卖出。究竟是买家愚蠢,还是我的标准太高?



英国人

        拍卖会结束后几天,有一个英国人来找我。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据他自己说,他是英国最佳鸽主之一。我们边喝咖啡边聊天,然后他问我是否可以平价购买我的一只母鸽,供他配种用。我当时有两只出自一对优秀种鸽的漂亮晚出幼鸽,当作种鸽舍的备胎。由于和那英国人相谈甚欢,我愿意出让一只给他。当我将鸽子放到他手中时,我惊讶到下巴差点掉下来。这个人根本不会持鸽。他试着用两根手指打开鸽翅,结果险些把鸽子捏死。接着,我又很不情愿地将那鸽子的姊妹鸽给他看。瞧他那种持鸽的样子,就晓得他根本不会评鉴鸽子。他还问我有没有红狐色的鸽子,因为他认为「红狐色的鸽子是最好的种鸽」。我真庆幸他没有带走我的鸽子。这个英国人不会持鸽,不会鉴鸽,还用羽毛颜色来增强鸽舍实力。尽管如此,他的成绩却不差,这点我特别问过他。

深思

        再来就是一些以天价售出的鸽子,牠们的血统书落落长,你将牠们握在手中却觉得牠们完全配不起「赛鸽」之名。这让我不得不深思,也让我愈发不确定。我绝对相信严格拣选是迈向成功的最快路径,也是维持水平的不二法则。然而,今年我在幼鸽断乳之后却犹豫起来,我变得宽容许多,并且留下几只略有瑕疵的鸽子。我记下牠们的环号,如果牠们表现不凡,我就破例让牠们留在幼鸽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