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文章

发表时间:2018-04-25  图文:专栏 / 安德烈‧鲁道夫(Andre Roodhooft)文章 / 耐久能 翻译 / 杜子倩  浏览人次: 336

赛鸽挡不住的魔力诱激致胜法【时代名鸽84期】



        我已写过很多次,我不太相信诱激法,我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受到路易斯‧伍特斯(Lou Wouters)的影响。「好鸽子不用激励,坏鸽子你想怎么做悉听尊便,反正都没用。」他这番话,我始终铭记在心。我当然也会「诱激法」我的鸽子:鳏鸽制、抱巢法、拉门法,这些都是我所谓的激励。除此之外,我从不给鸽子其他的激励。我不相信那些激励法,也不喜欢因做激励伴随而来的种种麻烦。

        你可以用一只母鸽和两只公鸽或两只母鸽和一只公鸽来做激励。随着入笼日的接近,每天将地上的巢盆朝彼此推近一些。入笼日快到时,每天给一只正在孵蛋的幼母鸽一颗蛋孵。或者,在巢盆周围放置饲料小桶喂食鸽子,让这只母幼鸽对可能的侵入者保持警觉。我还听说有一个鸽主在入笼日当天将巢中雏鸽的嘴喙绑紧,这样亲鸽便无法喂食牠们,他觉得这能带来很大的激励,但我认为这样太过头了。其他还有许多诱激窍门,但是我完全不懂,更别说曾尝试过了。

瑞克.贺尔曼(Rik Hermans)
瑞克是一个在全国赛表现出色的优秀鸽主。

        赛季接近尾声时,他会每次选择一场比赛,让鸽子做好准备去参赛。我不知道他的方法诀窍,不过多少有点耳闻。他显然从比赛之前几星期开始,清晨五点就到鸽舍将所有鸽子放入运鸽笼。

        一个半小时之后,他在离家七十五公里处将鸽笼打开。瑞克不太在意天气状况。多云,小雨,薄雾,他都照样做抛训。他说他的鸽子很知道在外面如何应付。只有在天气真的糟透时他才会在早上五点钻回被窝。瑞克在整个赛季都对幼鸽施行
拉门法。老鸽在所选的那场比赛前配对并下蛋。

        下蛋之后几天,所有的蛋都会被取走,然后牠们会分别得到一只刚断乳吃谷物的幼鸽,无缝接轨,完全没问题。其他还有甚么撇步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在接下来的比赛,你要看紧荷包,不要赌大钱,因为通常(如果不说「总是」的
话),瑞克会大获全胜。

        赛鸽界里总不乏善妒者。成绩好的人,别人就酸说风向对他有利或他的鸽舍位置较优等等。其实这些都不是主因。首先,鸽主要有「好鸽」,但光有好鸽,成功也不会自动从天而降。

        想要脱颖而出,你必须努力过人。我并不忌妒瑞克‧贺尔曼。相反地,我尊敬他且赞叹他的付出、成果和毅力。我自己就做不到。




疑虑

        除了我提到的传统鳏鸽制、抱巢法和拉门法,我从不给鸽子其他的激励。即便如此,多年来我却能站稳脚步,而且不时还能有好成绩。然而,最近一场全国赛入笼前的小插曲却引发我的疑虑。即便我已是赛鸽近六十年、经验丰富的鸽主,我的看法还是很容易受动摇的。

        路易斯‧伍特斯是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诚实的人。我从没见过能像他一样能以极少数的鸽子却获得优异成绩的鸽主。他在乎的不是钱,而是赢得比赛。有时我在他夺奖之后问他是否有使用任何激励方式,他总是摇摇手。

        他晓得我写专栏文章,他绝不会为了钱欺瞒我或其他鸽主。然而,有时我还是不免自问他是否隐瞒实情。说不定他的确给他的鸽子一些特别激励,但他不说,难道是因为他怕我将他的方法公诸于世?

        某些鸽主的表现同样引发我的猜测联想,尤其是以幼鸽和母鸽行鳏鸽制的鸽主。路易斯‧伍特斯说的「好鸽子不必激励」,对我渐渐失去说服力。鸽主当然一定要有好鸽,我不相信任何仙丹妙方,但对于「特别或即兴的激励」,我不再像从前那般丝毫不在意。



拉门法

        我的幼鸽从六月初至赛季结束均以拉门法使翔。幼鸽舍由几个小鸽舍组成,彼此间以一扇拉门隔开,通常我会将其中一两扇拉门打开。母鸽住左边,公鸽住右边。我会空出中间一间小鸽舍。我在里面放置入笼时使用的巢盆和巢箱。当公鸽母鸽得以相聚时,当然可以使用这间空的小鸽舍,那时巢盆就会放在栖架上,地面角落里也会放几个巢箱。当牠们被隔离时,巢盆和巢箱再度放回中间位置。这样的方法既简单又方便,所有东西随手可移动,隔离和入笼鸽子时不必走太远去拿取或移走东西。

        入笼之前几小时,我会将拉门打开。每次总会有几只鸽子留在家里。多数的幼母鸽周周参赛。在七月底的五百公里布治赛之后,极具潜力的幼公鸽通常会留在家,特别是当牠们恋上了一只全国赛表现出色的幼母鸽。我认为伴侣鸽在家等候选手鸽返巢是很重要的。

        选手鸽入笼之后被送至鸽会之前,立即隔离留巢鸽。公鸽们会很快地爱上另一只母鸽。选手鸽快要返巢之前,我将拉门打开。牠们可以相聚至隔天。在牠们共浴并外飞之后,我便将牠们再度隔离。


「011」与「047」

        2016年,鸽子自倒数第二场全国赛拉索特年赛返回时,我有点大意且太早开启拉门。此外,鸽子在外的时间比我预期地久。「011」与「047」的伴侣公鸽都分别引诱了另一只幼母鸽到巢箱里。我没有注意到那是同一天,这又是我的疏忽了。隔天,当我去鸽舍时,发现「047」打斗过了,牠像一只被激怒的母狮,奋力搏斗,不让「小三」靠近牠的巢箱。「047」虽然打赢了,不过牠的伴侣公鸽却不时脚踏两条船,坐享齐人之福。

        「011」的情况更糟,牠的伴侣公鸽和另一只幼母鸽躺在巢箱下方的一只巢盆里,看都不看牠一眼。「011」只能枯占着巢箱,听任牠的伴侣公鸽和另一只幼母鸽在下方交配。我将牠们隔离之后,「011」就不再有问题了。

        然而,「047」曾三至四次绕过我的腿,进入那个原本放着牠的巢箱和巢盆的空鸽舍。我开拉门时必须留意牠是否在我前面。当我一星期之后,在最后一场夏特卢赛入笼之前开拉门,一切都没有改变。「047」不时从巢箱下方出来,吓阻牠的情敌。「011」则无法阻挡牠的情敌。牠固守牠的城池,不让对手靠近牠的巢箱,但是牠却不尝试夺回巢箱下方的巢盆。



        现在我看到了问题所在。我让两只母鸽分别以第三和第四指定鸽入笼夏特卢并小花一些钱,结果牠们分别获得14762羽3位和14位。

        经过这件事,我对激励的看法产生动摇,未来我将多加注意这一点。虽然我已七十岁了,但是学会改变想法还不嫌老。▋

Top